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夜雨

2019-03-04 19:21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每次都是晚上天黑了才运来,看看把我的瓦片损坏了多少……"父亲在一旁发起了牢骚。

时间是下午五点多钟,茫雾便开始慢慢地笼罩了整个村庄。能见度极低,我不知道茫雾以外的村子是不是也如本村一样都是白茫一片,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那些事情了,因为运送旧房子的车子马上就要到了。

天,一直在飘着牛毛细雨;地上的人儿也犯着愁。从刚开始的眼睛还能看见四周都是白茫,到看到四周都是漆黑,父母不知道进进出出地走了多少回。心里一定在念:车子怎么还没到。看到他们又气又急的脸上的不时变换的颜色,我的猜想怕是正确的了。

一家人怀着不知道怎样形容的心情终于捱到了七点,拉着旧房子的车子终于到了。这"天公"也真是热情,此时由牛毛细雨变成了黄豆大的暴雨。车子刚进村就响起了让人生厌的大喇叭,打破了村庄的宁静,也让人更加烦躁起来。

雨越下越大,天边划过一道闪电,接着"轰隆隆"的声音便震破了天地。我仰头望天,不觉往后退了两步。雷声一过,电也停了,电灯不亮了,此时的村庄显得更加的宁静,又让人越加不安起来。

停电了怎么办,车子来了就得把旧房子卸下来;虽说建房子的一系列操作都承包给了别人,但作为主人看到像此时"昏天暗地"的这种情况,也不能做到不管不顾的境界的,至少我家是不能,倘是别家兴许能(之前就有过这样的人家)。于是父亲想了法子,架起了篝火,在雨夜里萤火虫似的光便亮了起来。

有了在大地上看起来有些软弱的火光,他们自己的十多人组成的卸载队伍便开始冒着暴雨卸货了。负责篝火的人虽是打了雨伞,但刮来的阵阵狂风还是把火吹得近乎熄灭。只能看到正在卸货的人们的身影在忽明忽暗的光影里活动着。不知脸上滾落是雨水还是汗水,该是兼而有之的吧。头发上冒着热气,手冻得通红,那红不是火光映射出来的那种红,是被寒风加冷雨冻出来的紫姜似的红。

雨越下越大,人影在火光里舞动,火在风雨里摇曳。车上的人叫地上的人动作搞快点,地上的人在叫喊着背手看的人。喜欢偷奸耍滑的人到了晚上就都明了了。

雨水和着汗水,早已湿透了衣裳。后来行动实在不便,不得法,只能先回家中吃了饭。白天的时候我早早就煮了一大锅的肥肉,煮了一大锅的米饭。火炉里燃着明旺旺的炭火,只见一些人直往火堆旁挤,足可见真的是冷得辛苦了。

人多,分了两桌。菜锅都没有放稳,做工的人端着碗只顾装饭,看起来平时喝酒的人也不喝酒了。(怕是喝酒的话也只会闹肚子,因一天就吃了一餐饭。)菜的味道好与不好都无关紧要了,先填饱肚子要紧。

夜晚,该是白天劳累了的人休息的时间。但为了生活,又不得不占用休息的时间用作劳动。生活充满了无奈,但又不得不面对无奈。他们是纯朴的,善良的,勇敢的,勤劳的,承认是我所比不上的。

像这下着冻雨的夜,谁不想踏踏实实地与家人围坐在火炉旁吃着热乎的饭菜?谁不想跟几个玩得来的朋友喝上几杯热酒?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天的一两百块钱而这么在风里雨里的大晚上的劳累自己的身体。这都是责任的最完美的体现。难道不是吗?

看到天公一直在"落泪,"父母的脸上也换上了忧愁的颜色。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天公的不作美是否另有别意?我自己心里想,该是风调雨顺之意的多吧。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