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冒烟”的青春

2019-03-18 12:09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初次和你相识是在高一的时候,那时候我在学校外面租房子住。同在一块租房的欣哥每次出现都会带着你,还总是想把你介绍给我,我那个时候太小,什么都不懂,所以每次对你都敬而远之。但我知道你和欣哥之间不过就是金钱交易罢了,只要他出钱,你就和他在一起,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不过我从来没对你有肃然起敬的意思,原因很简单,那时候的我还小。你每次都让欣哥的出场充满了乌烟瘴气,似乎我那小小的出租屋就是你和欣哥的天下一般。那个时候的你叫“红梅”。

欣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从不拖拖拉拉,只要遇到困难,根本不用思考就直接放弃。

因为我才上高一,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是高中里的老大,只是见欣哥的脑袋挺大的,可他既不是大款,也不是伙夫,所以我就把他当老大了。”老大“有个媳妇,长了一个上小学的身材和一张大四学姐的脸。欣哥为了他的这个媳妇可是没少操心,每次伤心难过的时候都会找"红梅"。有一次,欣哥为了他媳妇和学校里的其他老大们火拼了,双方都找来了几十个人,真有点两军对垒的意思。火拼开始之前,站在最前面的当事人首先相互”问候“一下对方的母亲,接着开始摇头晃脑的开始展示身后的队伍了,看得出来,老大们都是有能力的,从队伍里的人的表情的和举止就可以看得出这点,有的人嘴里叼着烟,有的手里捧着个煎饼果子,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还有的一边交涉,一边打着电话,至于说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显得很忙碌的样子,更有甚者手里还拿着今儿晚上的考试卷子。。。后来的结果怎样我有点记不清了,不过似乎双方的伤亡情况都不多,第二天我再看见他们的时候,该抽的还能抽,该吃的嘴也没闲着,该学习的也都去写作业去了,只是经历了这件事后欣哥走了,听说当天晚上欣哥他爸爸开着警车在大街上追打他儿子的那帮人,还埋怨他那个瘦弱的媳妇在关键时刻没有出手的事情。可现实太残酷了,他爸爸虽然是个警察,可他不叫李刚。于是欣哥不得不离开了我们,带着他的“红梅”去了遥远的坝上地区了。

转眼间我上了高二,我同寝室有个高四的补习生,他叫涛哥,只是不姓胡。那个时候你又出现了,伴随着涛哥的每次出场,也都有你的身影。涛哥是个讲义气的人,虽然很瘦,但是每天西装革履,疏一个谢霆锋似的发型,谈吐文雅,举止大方。涛哥也同样有个媳妇,还经常到我们住的那去,每次去不是去煮方便面就是去给涛哥送内裤去了,涛哥的解释是:一个女人能为你做饭,说明她不想饿着你,她能给你活下去的勇气;而她能为你买内裤,说明她对你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关于这条真理使我受到很大震撼,只是实在不想把这两件东西联系在一起,它们会让我深深的怀念当年的涛哥的。涛哥尽管是在复读,可他却从来都不怎么读书,却总是在寝室里和你一起烟雾缭绕。起初我对此是表示严重抗议的,甚至想过严正交涉,可是换来的只有保持沉默的权力。后来,涛哥被人欺负了,那天还下着雨,涛哥非要拉着我去陪他买把刀,说是要教训教训那些人。我有点害怕,可还是陪他去了。后来呢,当然刀买了,也见了红了,不过是给切西瓜了。涛哥最后在中间人的说和下放过了那几个人。高考结束了涛哥走了,后来听说他考了100多分,可还是去了北京,干嘛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后来又一次他给我打电话要我帮他招生,我想他可能是去了教育部了吧。至于你,那个时候你叫“白沙”。

当然后来是上了高三了,没了欣哥和涛哥,大家开始称呼我宇哥了。可这个称呼绝对没有任何老大的意思,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就像高四时候我们都喊的那个“兰姐”,只是个上初三的中学生,更有趣的他是个男孩儿,只是经常干一些不符合男性特征的事情才会被叫“兰姐”,不过他的兰花指却是挺兰花的。高三的一年你开始和我相伴了,解释成中文就是我开始抽烟了,而且不是只有我自己这样做的。比如说二哥,强哥,海生哥,都这么干了。关于你的名字,对我来讲,最难忘的是“新石家庄”,一间小黑屋,两个高中生,一包石家庄,和一个关于其中一个高中生投资买股票而血本无归的故事。而对于二哥和海生哥哥,我想中南海点8是他俩最难忘的,俩人抽了一宿的中南海,第二天早上同时做出了个艰难的决定:跟自己的对象一块说拜拜了。至于强哥,我记不清他钟爱的牌子了,只记得他马拉松似的喜欢的那姑娘去了大连了,而他却退了开往大连的火车票。

因为我对高中有种特别的依恋,当然我上了高四。开学头一天,学校为了欢迎我们放了几万块的烟花炮竹,以此来展示“精英高考文化补习学校”雄厚的财力和强大的教师阵容。我们欣喜地承受着这一切,同时也对自己的选择坚信不疑。但是到了临近高考的日子我们才发现我们的老师不仅强大而且有舍己为人的精神,因为在还有一个月就高考的时候我们的政治老师却不见了,后来才知道是去支援本部的高考精神文明建设去了。而此时的你是五毛钱两根的紫钻和七块钱一盒的白塔。五毛两根的紫钻经常会出现在四楼的野楼梯,这里是我们这帮”怀才不遇“的伪装逼分子的天下,一根烟从一头传向另一头,到最后就剩下个烟屁了。平时五毛两根的拮据生活只有在每逢周日的下午才会被打破,因为有半天的假,鸡文就可以出去给我们买回盒白塔来,那是当时我心目中最贵的烟了。当然了,这个特殊的时期,也会有勇哥,文哥,春哥和伟哥的英姿,以及关于哥和烟的故事。

据说我们这批高四走了之后,学校又放了几万元的烟花,但我想也许这不是在向我们展示什么,只是在说我们这届学生给学校创造的收益是可观的而已。

想想这几年关于烟的故事,我得说就像高四厕所墙上的那句话”吞云吐雾里,万物皆云烟“,诚然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故事却是美丽的,我想是该抓紧把它戒了,只是故事我得让它接着精彩下去!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