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威廉希尔

2019-03-26 11:48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天初暖,日初长,好春光。乍暖还寒时候,春天已然到来。

被践踏了一年的小草早早地抽出嫩芽;迎春花、玉兰花、樱花、海棠花向人们炫耀似的竞相绽放;就连闷了一冬的菖蒲也慢慢抬起了脚步,跌跌撞撞,赶来了。小蝌蚪无目的地游戏,新燕啄着春泥,爱美的姑娘早已不再羞涩露,换上了短裙,与春天开始约会。风和日丽,万物复苏,恐错过了这美好的季节。

在春天这样美好的时光里,若是在古代,尤其是宋朝,男人们都会头戴着自己喜爱的鲜花招摇地游走在大街上,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春天到来的喜悦之情。

宋代是一个全民戴花的时代,且男子喜爱戴花的程度全然不在妇女之下。戴花也称簪花,宋代簪花很潮,男子以戴花为雅。

欧阳修有诗曰:“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白发戴花君莫笑,六幺摧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樽前。”陆游也有诗云:“春晴闲过野人家,邂逅诗人共晚茶。归见诸公问老子,为言满帽插梅花。”这些美好的诗句都是写男子戴花的。

宋徽宗甚爱花,每次出游回宫,都是“御裹小帽,簪花,乘马”,身边的宦官宫女,随从侍卫,皆赐花簪戴。簪花,当时已是上层社会身份的标识和等级的象征。

元宵佳节,春回大地,举国欢庆,君民同乐,人人头戴鲜花。杨万里对这一绚丽场景进行了非常形象的描述:“春色何须羯鼓催,君主元日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姜夔的诗中也有这样的场景:“万数簪花满御街,圣人先自灵景回。不知后面花多少,但见红云冉冉来。”

宋朝以后,男子戴花逐渐少,至明、清之时,男子与戴花就逐渐无缘了。现在如果遇一个男人戴花走在路上,一定会认为他有神经病或者受了什么刺激。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潮流和审美,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对美好的表达和向往。时代在变,但对春天的理解没有变。古去而今来,春天是属于每一个人的。

男子戴花的时尚俨然远去成为历史,春风把这段历史吹落在这个春天,春事到清明,午梦醒来,不觉小窗人静,卖花声带着我们走在春天和时间里。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当我们还在享受这美好春光的时候,人已渐渐长大渐渐老去,且时光匆匆把人抛,光阴快的让人惊讶,甚至害怕。

不过,让人感觉公平的是,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只是有些人感情细腻,容易伤春罢了。春光明媚,别让眼睛老盯着那些黯淡的事物,别让心总惦记生命中灰暗的时刻。用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去看世界,用一颗珍惜美的心灵去生活,人生的一切也就都会如春天般美好。

春光是好,却难留住。当年华逝去,有时候,我们还不愿从梦中醒来,到底是身留,还是心留?人生真如一梦,繁华之中,能够欣赏天地自然,能够守住本真;面对风雨,依然能够不改初衷,不失本心。

当春天的花瓣掉落之时,春光业已衰老。一个人要发现自我,要完成自我的人格修养,总要经历这样一个孤独寂寞甚至是害怕的过程。繁华如何,孤独又如何?一切都不会常伴我们的身边,当秦时明月、风霜雪露之后,我依然是我,那个心底磊落的性情中人。

我们常想,人如何能活得通透。在人生几十年的时间里,面对这世上的各种不公和算计,如何调整自己,赋生命以坚强,温柔对待各种生活的可能。

春红秋黄,夏雨冬雪,一切都是生命的颜色。相信生活是美好的,功利之心不可有,太多的功利之心,会让我们失去生活的勇气和生命的乐趣。未来不可知,生命不可预见,如果把自己活成了一只上了发条的闹钟,生活便成了枯燥的数字,那样令人可憎。

生命的意义并不仅仅是活着,更要有存在的价值;生活不只有目的,更要有快乐;生命不只有远方,更要有爱与歌。同样,我们在生活中也没必要事事都太有目的性,随心所欲不逾矩便是最好的人生。

董仲舒认为,人是天地的复制品,人的心由“性”和“情”组成,人顺其本性能有仁德,顺其情而有贪欲。人的本质是好的,如果由着不羁的“情”发展,贪欲就难以控制。人的行为方式,要有所止,对生命要有所忌惮和敬畏。如果时刻我们都能带着美好的心,去感受美,表现美,便能发现生命的美好。反过来,生命中美好的一切也会如春风般滋养我们的生命,让生命至于豁达和乐观。

春光正好,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野花满径,刹那之间,仿佛天地之间独我一人,静静地享受这片刻的美好。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漫不经心地走在春天和时间里。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