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人间破落

2019-03-30 16:17 作者:未知 人气: 评论(0

我从前问过师傅一个问题,求长生的意义是什么?

师傅随口回我说:“人间破落”

我年纪轻,听不懂师傅的机锋,再者说,我从没想过问道长生。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懒得苦学经义,夫子的戒尺又总让我心生疲惫,索性苦求家人避世出尘…打骂教训过后,越是坚持就越明白,你所害怕的都如约来临后,你的“敌人”会对你再也无可奈何,所以我终是如愿以偿。

还记得刚上山的那天,师傅笑脸相迎我们一家人,从父亲凝重的川字纹中,我走过了煎熬惶恐又仿佛没尽头般的一长段登山阶梯。师傅就静立在山门前,我们离他愈近那春风拂面的笑容就越发清晰几分。那时候的我单纯以为,只是因为父亲施舍的屋舍钱粮才让师傅如此和蔼。为此,那天的我对“世外高人”的印象从百丈高,矮到了九十九。

就从那一天起,我成为了在人间又不在人间的世外之人。

刚入门,我以为吞吐霞雾才是早课,可师傅要我多吃早饭,我眼巴巴的看见清晨的紫气慢慢消失在我的眼前。为此那天,九十九变得又矮了一点。

吃完饭后看师傅用扁担下山挑水,步履稳健,却没有想象中的眨眼挪移,唉,那时候的唉之惆怅谁能明白啊~

往后的日子里我就学会了“甘之如饴”,早饭后扎马步,午饭后挑水,晚饭后读书,再然后睡觉。

直到有一天夜半无人的时候,师傅偷偷喊我,我内心为之一颤。可是当看到师傅偷偷塞到我手里的被啃掉半只的烧鸡,我的心情像是下起了雷雨…

我从九岁入门一直到十九岁的那天,师傅的面容都始终未变分毫。

我有想过问,但终是没开口。

我知道的,责任是需要传承的,我却懒得想一直在人羽翼下。

可是,这天他终于对我说了一些话…

师傅喊我去后山凉亭,亭竹山泉,潺潺溪流,我们两个相对而坐。

师傅说:“人间破落”

我回:“一肩挑之?”

师傅:“那就一肩挑之!”

我拍拍屁股走掉,回头看了他毫无动容的脸,长吐一口气。

又是春去秋来,寒来暑往的一年…

我弱冠之年,没有惊动天下,只有家人师傅陪我聊聊笑话,一碗长寿面,香动食指,也是第一次有幸听到师傅的笛声,音徊心谷。

家人走后,我说:“我愿意在你之后也一肩挑之,你看行嘛?”

师傅摸了下我的头,上次还是几年前了。缓缓说道:“好啊,难得你有了如此志气。”

……

过了好多年了,我都快数不清了,对他印象最深的一段记忆就是他死掉在我面前的那天,那天无风雨,也无晴。

徒儿:“师傅你干嘛吞吞吐吐,师祖就死掉的那样平淡无奇?”

我:“那天他很风光,本身就破了天劫的人了,还想着也脱了地劫,我们脚踏实地多少年啊…老天不亲近我们才会有天劫阻拦,我们算是面试者,能力过关就好。可是脱地劫,就是不孝儿孙剜肉刮骨还报亲恩了。”

徒儿不解的问:“那师祖是为了什么?”

我:“为了这破落人间啊。”

那是很多年前了,自从“侠以武乱禁,儒以文乱法”被王朝重视开始,天子怕受人束缚,又恐人间仙人指手画脚,以王朝大印牵制国运,我们开始了慢慢变老,师傅对此安之如怡,总觉得苟活人间本就是同天偷窃,仿佛有人给出了另一条路。

我也无所谓的,家人凋零,不敢爱人,我看过太多的朱颜故,用过太多的煮药壶。

也是就这样的不发声纵容了人间君主的贪欲,横征暴敛,压迫小国,人间变成了一人的花园,师傅便回了人间,看了冷暖。

我们的能力在衰败,心有余力越发不足。

所以他指战君王,天劫不受他的挑逗,他才出此下策,大地震荡,战场上人海落进深渊,他的遗言就是“再也无我”

我:“徒儿,你要做人间君主嘛?”

徒儿:“我是皇家质子,也是正统嫡子,听过故事才觉得人间好一个破落。”

我:“人间破落!”

他们:“人间破落…”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